<button id="8py3jv"></button>
                    <tr id="xfjtdt"></tr><strong id="xfjtdt"></strong><q id="xfjtdt"></q><center id="xfjtdt"></center><ins id="xfjtdt"></ins>
                    首頁 客戶服務 正文

                    星河戰艦2/萬水千山

                    産品名稱 2020年01月18日 1621
                    父親主動盜竊去坐牢,稱爲讓兒子學會獨立生活

                      心尖一抹,赤砂痕,拭罷猶存。——《畫堂春》
                    十一月。
                    陽光似已無能爲力,雖是洋洋灑灑了一地,星河戰艦2卻沒能感覺到半點暖意。冷風不斷往脖子裏灌。
                    真是個討厭的冬天。我只能皺著眉裹緊自己。
                    排隊時沉默在人群裏,忽然發現從何時開始,我已逐漸愛上了這一份沉寂。安靜,漠然地旁觀這個世界,身邊的一切都變得無比陌生,每一個動作,包括眼睫的顫抖與唇角的弧度都無數倍放大放慢。我似乎可以感覺到同伴的呼吸與心跳,還有透過衣服傳出來的僅有的一絲余溫。此時腦海中是這樣的場景:鏡頭不斷拉遠,穿過嘈雜喧囂的城市,掠過人們的頭頂,從高空俯視下來。在我的想象中的那個揚著頭的女孩子,安靜的站在茫茫人海裏,用那雙我再熟悉不過的眼睛,向我——或衆生——傳達一個我不熟悉的悲憫的眼神。
                    不刻意時,我是很少意識到這些的。只是等待太漫長,我只好胡亂的想些什麽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于是想起以前的自己。
                    那個人,依然對這種全班性的出遊略有期待,還能找得到一兩個讓她願意爲之等候良久的遊樂項目,還願意爲這些身邊的同伴拍下一兩張照片。那個人,不像我這樣,連出遊前夜的興奮感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同行的一人,在兩周前甚至不曾知曉,那個在班上分發生日蛋糕的人是我。我看到她驚訝的眼神,才意識到自己的生日不那麽是時候。初中時無需分班,所以未曾發覺,到了高中後突然發現,這個處在教師節的生日也不是一如既往的幸運。開學不久,大家還沒有相熟,所以生日必是免不了冷清,可等大家都彼此熟識,在我生日來臨之前就又已經離分。
                    我跟著前方的隊伍挪了幾步。
                    看看等待著的人群,再看看身邊那兩個湊在一起共用一副耳機看韓劇的人,無聲歎氣。若是以前的我,大概會硬生生找個話題加入進去吧?可如今不知是否是疲憊了的緣故,我竟絲毫沒有想要開口的念頭。至于到底是因爲天氣太冷還是打從心底裏厭惡這種示弱的行爲,我無從知曉。我想我只是在享受這片刻的獨裁罷了。
                    坐上座椅的那一瞬,我還是頗感謝不是一個人的。雖不必說話,但有個人在身邊也總是好。升到最高處後,我俯視人群,沒能生出哪怕一丁點淩雲壯志,反而臉頰被呼嘯的冷風吹得麻木,再踩上地面時連一個勉強的微笑也難擠出。
                    准備返程時,見一群小學生排成隊走過。明明已打鬧了一天,卻不見他們有半點疲態,依然歡歡笑笑,你追我趕的離開。
                    陽光依然洋洋灑灑了一地。
                    好生燦爛。
                    簡單純粹的歲月已悄然遠離了吧。那個人站在時間的風裏,離我萬水千山。可在這一瞬間,我卻感覺時間從未離開。那風暴突然停止,世界變得無比安詳,那個人站在沙海盡頭,挂著一個悲憫的微笑。她一步一步向我走來,直到我伸手就可以觸碰的距離。她踮起腳擁抱我,輕聲低語:“我從未離開。”
                    船只日日漂泊,冰輪月月圓缺,繁花年年凋落。人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爲一場又一場離合,與一段又一段纏綿悱恻。盡管世事炎涼,但那一瞬,這個小小的世界裏,春暖花開。我看她慢慢融化在空氣之間——帶著悲憫的笑意——她對我說:“我不會離開。”
                    于遠方回望,來時路鮮花滿徑,鳥語花香。時間從來都在跑,不允許我沉迷過往。可我終究明白了,其實往事從未隨風,我以爲已經過去的過去也從未過去,它們終于從萬水千山,變得無所不在。

                    曾想過,寫文字一定要寫盡青山綠水,白石幽泉,寫溪口春花,田園空曠,寫梧桐小橋,煙裏人家,素紙清墨一筆,都是人生惬意。沒想過要多麽奢華,簡居布衣,拔草鋤禾,與清風共種花信,與你月下彈弦,如此詩意,詩意到沒有塵俗,那時該是多麽的甜美,祥和。
                    有時候,寫文字真的不需要多麽繁華才會感化人心,過多的雕詞琢句反而失了本真,雖然行如流水,卻也著實的俗套。袖拂晨風,清露染指,拈花一笑,又何其不美?而真正素淨的文字,就好比是光陰擺好一盤棋,若是用心落筆,懂得將一撇一捺都書寫得恰到好處,則棋韻飽滿,歲月豐盈。
                    經常聽到有人說,喜歡看安靜的文字,喜歡簡約的宋詞,喜歡清水淡茶,茶也要品到無味。無味,無味是寂靜,薄涼。不喜歡。我喜歡素甯的日子,卻愛有味的生活,在生活裏看春陽露花,聽雨潤嬌荷,看秋風紅葉,說白雪落梅。一定要有聲有色,閑時翻書,把書翻得沙沙響;靜時喝茶,喝茶也要三洗三泡,餓時做飯,鍋碗瓢盆也是叮叮咣咣。一人一居,一朝一暮。如此。誰寂寞?
                    人生如果沒有閱曆,又怎麽會懂得虔誠,懂得,忍讓和愛?總覺得,相識只是偶然,就像偶然遇見一座山,一溪水,一片雲,那麽清靜,素美,無華。也遇山花二月來,六月荷開,即使楓林霜雪也會是一分素十分美的遇見。一朝一日,日曬雨洗,那重重山,重重嶺,一樹一花一木一草,便一陣風一陣塵的離去,無聲無息,也無悲。再到偶然一天,巷子街口,風搖葉響,杏子花紅,只等你驚鴻一瞥,緣分就這樣來。
                    讀一本書,就像交一個朋友,在一起呆得太久就會生厭生膩。如是也會有邂逅,離散,重逢,訣別,眷戀,反目,共鳴,誤解,微妙之至,情不亞于人與人之間。所以,那些一見傾心,愛之彌笃,難分難舍,誰又會爲之瘋狂,厮守一生,白頭偕老?
                    而書上說,一旦有了愛,就掉了深淵裏,一手是桃園,一手是地獄,同是深淵,是自己跳進去的,感受就不同,什麽都變得合情合理,只是你愛著愛著,就愛得那麽自然,那麽合乎心意,恨不得深淵再深,一往深情下去,哪怕你孤老,依然相信,就算愛到“老來多健忘”,甚至不識門前柳,卻能于每一個柳又青時節,“唯不忘相思”。
                    緣分,是不可多得的一種際遇,擦肩,卻是緣分的不可預測。人生中,沒有真正的天長地久,也沒有萬古不變的滄海桑田。誓言不過是途中的一朵花,刹那繁華,一謝成塵。而唯一陪伴到老的只有那一座座山,一川川水,一行行風的孤寂。對于過往,回首,只需泡一盞茶靜坐,看一塵萬象一念三千杯中洗淨。其實,心不需多麽深邃,只需如此清透如水。
                    總想著這樣的遇見,有一處山林隱居,有一座青苔石橋,有一溪靜水流深,有道遠來清風,吹開滿山的春,你在花香裏與我平平相遇,並不刻意,也不驚豔,微微淺笑,一如舊識。再許一刻的光陰把盞言歡,說桃花的故事,說那年的喜悅,想第一聲葉落的樣子,還有久遠的那曲高山流水,還有二月的海棠臘月的梅,如此憶到兩鬓霜白也不厭,相看萬裏萬裏春。
                    時常在光陰裏靜默,依山,臨水,耳畔聽清泉叮咚而落,取一鉑幽韻煮茶,邀歲月淺酌,不慕山澗悠然橫臥,只爲一景一靜,我自安心與清風對話。在雲朵映月時分,無需挑燭研墨,只願拾起一季煙火,將過往詞章點亮,撫摸平仄韻律,在時光的道場裏,且容星河戰艦2將歲月斑駁的影像,只對著你一字一句的吟頌。 

                    版權聲明

                    部分圖片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權或對版權有所疑問,請郵件聯系,我們會盡快處理,感謝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