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pzmgy"></code><tbody id="mpzmgy"><option id="mpzmgy"></option><label id="mpzmgy"></label><form id="mpzmgy"></form><th id="mpzmgy"></th><tfoot id="mpzmgy"></tfoot></tbody><dd id="mpzmgy"><li id="mpzmgy"></li><pre id="mpzmgy"></pre></dd><tr id="mpzmgy"><legend id="mpzmgy"></legend><button id="mpzmgy"></button><optgroup id="mpzmgy"></optgroup><select id="mpzmgy"></select></tr>
      <dir id="o7auvc"></dir><table id="o7auvc"></table>
                  <div id="o7auvc"></div><ul id="o7auvc"></ul>
                    1.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十大現金賭場|旅途者的自述

                       春天已然來了,或許已經過去,還未細心去留意,天一下子就熱了,可能由于自己還未病愈的原因,對這一切覺察的慢些,直到工地上的草都冒了出來,雖不盎然,可那些綠確確實實的在那裏,沙風也熱了起來,直到吹到臉上的暖熱,才知道春天已然來過了,春天的步伐太過輕盈了,輕盈的讓人只記住了寒暑的交替。

                      在這片沙漠之中,春天雖至,可由于水太少的原因,一切都顯的不是飽滿,就連天上的雲也很慢見到大朵大朵的,除了那連綿不斷的沙丘,剩下的一切都顯的吝啬削瘦了一些。這也難怪,在遠離海洋大陸幹旱性氣候的這裏,單靠冰川的融水維系這裏的生機已經實屬不易,還有什麽奢望哪,可在這單調的荒漠呆久了想多尋找一些生意也不會顯得過于貪婪吧,不禁想起徐志摩的“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志摩先生的追尋是美的,而想想這裏的風沙比不了康河的種種柔美,自己一個凡夫俗子沒法去企及他灑脫浪漫,相形見绌下,只剩下找尋些托寄內心所想的事物這個原因才說得過去了,不然去就變的刻意的模仿了,一切也就變的虛假了。

                      顛簸在去往工地車上,司機師傅放著低沉的搖滾,打開車窗,春天也就一下子就湧了進來,閉上眼只剩下心髒在隨著音樂節奏的跳動,整個身體都似乎變成了虛無,整個人便浸在了春風之中,也不去想那要在儀器上熬一個通宵的頭疼事了。到了工地,世界裏一下子就恢複了,更多的還是那種荒涼,好不容易遇到的花也是是那種碎碎的,小小的。草也是瘦削一些的,在這境地裏,連葉子都無法完全伸展的開,只爲保留那點辛辛苦苦的汲取而又少的可憐的水分,那種綠也似乎沒了精神,在烈日黃沙下這綠色中透著那一點枯黃和蒼涼,窄窄的葉子被沙風吹得生機也黯淡許多。潛意識裏就覺的草應該是河畔旁的水草那般茂盛,要不然所謂的伊人也便不會在水一方了,可這裏的草就顯得單薄一些了,乍眼望去和柴草般細硬的枝條,也許是春天實在看不下去,才在它那貧瘠的葉上塗舔了幾分綠意。或許十大現金賭場還陷在“以貌取人”的境地,難以在它瘦小身上看到什麽欣喜,可當撥動它那有些紮手的枝條,感受到的卻是一份抗爭,一份骨子裏透出來的抗爭。直立立的,葉子雖小卻都是向上的,仔細想想它本就不是爲了取悅別人而生長,自然也就不會逢迎去獲得其他的眷養,只靠自己的倔強的根系去和幹旱抗爭,水分雖少每一點卻是靠自己的努力汲取,因爲汲取的不易,每一分也都盡用在了成長之上,少了那些柔美的同時也更顯骨梗堅強一些,雖然它活的艱辛卻不必仰靠其他,活的也就踏實任性一些。輕觸它的枝葉,體會那份自指尖而抵內心的抗爭,或許正是這一點一點的抗爭,才聚集成荒漠中的無盡頑強。

                      春天來過,盛夏卻也將至,看著那瘦小卻直立的枝葉,憑借著那份頑強的生機,這草必能挨過這酷熱幹旱,並且帶著莖葉的生長,而我在尋覓到了這些之後,也終會度過那些酷熱幹旱的日子。

                        高聳入雲的珠穆朗瑪,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波濤洶湧的長江黃河,波瀾不驚的洞庭潘陽,都是世間一道亮麗景致。而作爲萬物之靈的人類,也可以創造出華美的人生,成爲他人心中不變的風景和名勝。
                      ——題記
                        我是一株不起眼的卷柏,生活在南美洲,我的生長需要充足的水分,當水分不足時,我就會死亡,默默消失于世間,但我不屈服于這樣的命運,我要活下來,讓人們駐足觀賞,于是我踏上了尋找水源的路途。我把自己的根從土壤中拔出,讓整個身體縮卷成一個圓球狀,這樣我就能借助風兒的力量,在地面中滾動。我左顧顧,右瞧瞧,焦急地在這個廣闊的南美洲尋找一個容身之處。忽然,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女孩映入我的眼簾,她頹廢地坐在地上,面色有些蒼白憔悴,雙眼空洞地望著前方,整個人透出一股死亡的氣息。我不禁好奇于她的人生,本應該天真爛漫的童年何以變得如此黯淡無光?
                        我是一個普通的女孩,沒有顯赫的家世,沒有傲人的成績,有的只是一副羸弱的身子和一顆脆弱的心靈。我受不了家人的冷嘲熱諷,受不了旁人的冷眼相待。于是我孤身來到這個舉目無親的南美洲逃避生活,在這裏自生自滅。我累了,坐在地上,用我全身的每個毛孔感受這久違的大自然,卻感受不到一絲溫暖,或許我的心是悲傷的吧。我捕捉到不遠處一縷好奇而又哀傷的目光,我扭過頭,是一株快枯萎的小卷柏,它在尋找著什麽,目光卻時不時在我身上停留,我不喜歡那樣的眼神,我鄙夷地看著它,生命快到盡頭了,就應該安分守己,何必拼死掙紮?
                        我沒想到女孩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那是冷血,消極,沒有一絲溫度的,我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到底怎樣才能幫到她呢?可我現在都自身難保了,不行,不到最後一刻,我不能輕言放棄。我加快了步伐,跨過座座山峰,走過漫漫長路,終于,我找到了一片綠洲。我心花怒放,縱身一躍,撲通一聲跳入水中。我的身體迅速打開,根重新鑽進土壤裏,安居下來。我擡頭望了望女孩,她的眼神中出現一絲驚喜,嘴角漾出一絲笑容。
                        那一抹淡淡的綠讓我驚異,它憑借頑強的生命力和不屈的意志找到了夢寐以求的水源,生命得到延續,那撲通一聲響也像警鍾一般震撼了我的心靈。我明白自己不能再消沉下去了,應該振作起來,樂觀地直面人生。漸漸地,全身的毛孔一齊跟著大自然舞動,我的身體充滿了力量,得到源源不斷的動力。回首發現,我錯過了人生許多美好的事物,是因爲把心封閉,就因此看不見了嗎?我重重地點點頭,仿佛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我連忙起身,向小卷柏揮了揮手:"謝謝你!我要走了,我走錯了路,現在我要重新回到正確的路上去。"
                        女孩煥然一新的模樣讓我癡迷,臨走前所說的話在我耳邊回響,或許十大現金賭場已經幫到她了吧。
                        它是一株普普通通的卷柏,它希望她樂觀向上,健康快樂,讓她多一些好心情;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她希望它茁壯成長,美化環境,永遠做她永恒的風景。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