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u92xlf"></i><dd id="u92xlf"></dd>
            1.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ca88貴賓專屬/抓住機遇,成就偉岸

              人生中會有彎道與挫折,然而正是人生中難以預料的彎道成就了不平凡的人生。
                福樓拜曾對莫泊桑說過:“天才無非是忍耐”。大寫的人又怎能逃脫苦難的磨砺?在困境中抓住機遇,迎接挑戰,鑄就人生的不屈與輝煌,何足畏哉?
                大漠千裏,黃沙漫漫,駝鈴悠悠。你,一個柔韌的奇女子,王嫱,演繹出讓人感傷的出塞的神話。一個江南水鄉浸透溫婉氣息的女子卻要在風沙裹蝕下把青絲熬成霜白,枯萎了紅顔。又有誰可以承受這樣的命運,而你,昭君,只是懷一幽怨的琵琶,留下了夕陽下無語的青冢。你,變坎坷的人生際遇爲華夏史冊上爲民族和平而犧牲的永世光輝,熠熠生光。
                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淩萬頃之茫然。是你啊,曠達的子瞻,泛舟赤壁。你心中何嘗不想“至君堯舜上,再使風流淳”?可你逃不了“烏台詩案”,你選擇了黃州,造福一方百姓又何嘗不好?“羽扇綸巾,談笑間樯橹灰飛煙滅”,那雄姿英發的周瑜,你仰慕他,然而,你終是你,變人生的軌迹未嘗不可?高歌“一蓑煙雨任平生”豈不快哉?
                “沅湘流不盡,屈子怨何消!”鄭袖的讒言,子蘭的誹謗,懷王的昏聩,那兒不是你的容身之所啊,三闾大夫!痛心與失望,如此被排擠,命運多舛,可你依然保存一顆赤子之心!試問,史上還有如你一樣的忠主人麽?感念朝廷的日益衰敗卻無力相助,于是,你,自沉汨羅,多麽可歌可泣的舉動,《離騷》中句句都是你的一片丹心!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西湖美景,三月小雨潤如酥,你,範蠡,攜西施泛舟西湖,散發扁舟。何必留戀勾踐的高位名利?你深知越王的可以同苦難,難以同甘,世人誰不留戀名利權位,可你明白“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和功高蓋主皆殒身的教訓。走吧,陶朱公三置千金,你,寫下了最完美的明哲保身的人生准則。放棄名利,成就了最善的命運。
                菜市口人頭攢動,一輛囚車押來披頭散發的你,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譚嗣同。“變法會有犧牲,那就從ca88貴賓專屬開始!”你大義凜然,昂著高傲的頭顱,絕不會向頑固派屈服,用鮮血來喚醒民族意識的覺醒。“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你,變短暫的一生榮華爲民族氣節的不朽。
                人生會有很多充滿艱辛的際遇,充滿荊棘,撲朔迷離,可是,我們能夠抓住機遇,成就偉岸。

              那輝煌的盛唐早已過去,但詩歌仍千百年來在人們心間流淌;古希臘的城邦早已覆亡,而那自由民主的星火卻依舊蔓延,在更深廣的土地上,燃燒了幾千年。
                猶太王大衛在戒指上刻有一句銘文“一切都會過去”。是的,沒有什麽可以永存,最宏偉的大廈最終也不過化作曆史風塵中的一把碎土,但我們創造過的思想與美,卻在它們的載體與軀殼湮滅後,化作曆史風沙中的一抹余香,纏繞亘古,永不逝去。
                當年左光鬥被魏忠賢殺害後,他的喉骨被命令磨成粉,隨(後)魏忠賢一飲而下。連喉骨也徹底地碎了,魏忠賢才徹底放心了,如此,你還如何再上書、進言?他卻不知,自己飲下的,是一生的恐懼。那東林黨人的傲骨不滅,他們的靈魂成爲奸惡之人永遠的噩夢,也幻化成爲曆史一曲永恒悲壯的絕響。
                是的,一切都不會過去。形式的過去預言著內涵的永存。
                而今,在這個身邊風景迅速變化的時代裏,你是否曾聞到,那風中的余香?古龍曾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生活的地方,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有傳承與遺留。有那麽多人感慨的無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喪失,于是他們迫切地想重建,想發揚光大。如此並沒有錯,只是有許多的文化,它隨著曆史的雲煙,早已很難在當今世界坐上一把輝煌的交椅。它們的位置,應當成爲風中的淡淡香氣,人們精神家園的盆景,在無聲中滋養與溫潤我們的感情。那些遺忘是必然的啊,傳統的審美,或是略帶迷信色彩的習俗,它們其實從未在(我們)身邊消散,只是硬性地想換回轟轟烈烈的紀念形式,我們才反會感(覺)[到],它們逝去的姿態。並且一切都能,都值得成爲那風中的余香。逝與留的辯證正是自然與曆史最智慧的斟酌。當表面隨著風沙漸漸融化,那內核也正緩緩顯露它的精華。時光逝留的沙漏,更能讓我們看清一樣事物它真正的價值。大西北的敦煌,曾經的飛天完整而清晰,但對畫上它的人,它只是壁畫;如今的它雖幹涸百孔,卻更能承擔曆史的厚重,真正的傑作,必是經過曆史風霜的淘洗,然後逝去了一些,卻更余留了真和美。
                我們這個時代,是否想讓後世回望的時候能找尋到如此一些不滅的精魂?那就讓文學的泡沫,讓市場的包裝淡去些吧,它們,只會在風中逸散。
                一直難忘的一次畫展,是新興的畫家自辦的,朋友看到一幅畫問我,那究竟是傳統畫風還是後現代的?ca88貴賓專屬看著那幅畫,很溫暖。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