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菜單
      首頁 >  » 正文

      hg體育_旅行的意義


      這幾天心情頗不甯靜。

      一聽友人約hg體育去湟水河邊散步,使我頓時來了興致。趁著晚春醉人的光景,想必它另有一番情調吧。

      今年的夏天來的有點晚,時常五風十雨,時序顛倒輪換無常。開謝了的榆葉梅在風雨的襲擊摧殘中,不知經曆了多少次嗚咽抽泣,如今已剩下些許的殘花敗蕊,依然苟存于枝頭,挽留著對剩余春光的舊情別戀。而幾番風雨過後,芍藥卻越發見精神了。半盛開的花瓣嬌豔粉嫩,像待要出嫁的姑娘,面含羞赧;又像浔陽江頭如泣如訴的歌女,“猶抱琵琶半遮面”。加之花瓣中藏匿的幾顆露珠,越發像昭君出塞時噙在明眸裏的熱淚,栩栩如生,楚楚動人。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斜陽離山尖尚有一尺之遙。湟水河兩岸的走廊攢動著一些閑散的人們,他們遊走不定,借著河邊的清新空氣,或走或停,正值習習晚風吹來,好似給勞累了一天的人們送上了一劑養心口服液,讓他們在漫步中卸下一身的疲勞和倦意。欄杆邊架著一柄修長的魚竿的中年人,似乎在悠閑的垂釣中望身世外,不知所歸。停駐在河道淤泥上的小鳥,用它尖細的小嘴向淤泥裏猛地一紮,啄起一條蜷縮的蚯蚓來,時而搔首弄姿、沾沾自喜,時而低頭飲水、東張西望。滔滔東去的河水早已掩蓋了它微弱的鳴叫聲,面對兩岸來往的行人,它卻顯擺了十足的神氣,鎮定自若,處亂不驚。(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西邊的天空逐漸褪去了最後一抹霞光。奔騰不息的河水也隨著霞光的特別“恩賞”,勾畫出了一道左岸獨有的倩影。“半江瑟瑟半江紅”,隨著粼粼的波光閃爍跳動,那绯紅的晚霞也在跳動中編織出動感的圖景,好似有人蘸著筆墨造出聲情並茂的姿勢,挽留這難得的一刻。鋪滿了霞光的水面像撒了半江的金子,“浮光躍金,靜影沉璧”,放眼望去,流光溢彩,倒映著兩岸翠綠樹木的魅影,好似勾勒起上下浮動的水中漫畫,飽含著我們清晰而模糊的“金色童年”,追尋著我們活力青春的逝水年華,流淌的是漫漫長夜裏的纏綿悱恻、愛恨情愁……

      然而,瞬間的美麗畢竟太過短暫,等你反應過來時,那轉瞬即逝的幻影已隨著漸漸褪色的晚霞一道,與奔騰遠去的湟水融爲一體了,被後面的浪花又推向了前方,一直向東而去,不肯回頭光顧我一眼。

      我從未想到一條河竟會有如此神奇的魔力,尤其在晚霞的潑墨渲染下,使它又平添了幾多光環。而它卻從不爲此賣弄顯擺,更不會因天氣的陰晴冷暖、人爲的生離死別而或喜或悲,它只是一如既往地奔騰著,從不停歇向前邁進的腳步,不分晝夜,不分雨雪。它的信念是堅定的。即使有晚霞肯爲它獻出犒賞的點綴,它也只是莞爾一笑,不會爲左岸的魅影所動容。這是它偉大的人格和氣質,不僅大飽了我留戀山水的眼福,也深深牽動了我的心。

      在我看來,晚霞中的湟水,它的外表看上去很美,其實內心更美。

      我是一個熱愛旅行的人。

      去過些許地方,大多是些發展較好的大城市,譬如上海重慶成都武漢杭州南京等。也去過雲南,在麗江享受著慢調子的生活,在古城裏肆意迷失自己。我想我的骨子裏是熱愛都市的,然而也對脫于塵世的地方十分向往。

      我享受旅途中的一切,甚至包括其中聽起來並不美好的部分。

      我曾在麗江因爲濕冷的天氣引發了關節炎,使得旅途不得不提前結束,心中滿是遺憾,但我並不失落,因爲有遺憾才會有另一份期待,所以我告訴自己,一定還會再來一趟雲南。在重慶時,因爲與朋友的性格摩擦産生了一些不愉快,于是我知道,旅伴是決定旅行好壞的重要因素之一,甯願獨自出發,也不要與不合適的人同行。所有的不美好小插曲都是我在旅行中的親身經曆,都可以變成自己的成長,是我閱曆寶庫中或輕或重的一部分。

      我追求刺激與不平凡,喜歡瘋狂的旅行。

      最瘋狂的一次應該算是雲南那趟。我獨自一人拎著行李做了二十二個小時的火車,穿過貴州省抵達雲南昆明,又在昆明坐了九小時火車途徑大理抵達麗江。于我現在而言,這是不可思議的。火車在山腳與山腰間、在隧道與霧氣中穿梭,一路上手機幾乎一直處于無信號狀態,幸好我帶了本書,並無熟識的人打擾,倚靠在床鋪上讀書,惬意閑適。車廂安靜,窗外是難得的美景。那段時間我覺得自己好像置身于世外桃源中。那感覺恐怕此生難再感受。(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旅行的意義之于我,無非有兩點:一是調整心境,二是豐富視野。

      每當我郁悶難耐,或是覺得前途迷茫時,我能想到的第一方式便是出去走走。跳出那個你日日生活的地方或者圈子,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心情首先是放松的。那裏並沒有認識你的人,也沒有那些擾亂你的紛紛瑣事,你眼前的,就只有新的街道,新的人群,新的天空與白雲。暫時抛開煩擾,盡情享受眼前的風光,天似乎更藍了,空氣似乎更加清新了。于是,當你再回頭看看那些困窘,也好像小菜一碟並沒有當初那麽讓你焦頭爛額了。

      我喜歡在旅行時搭配平日裏鮮有勇氣和信心嘗試的衣服,換一種穿衣風格,不用在乎別人的眼光,反正那裏並沒有人認識你,街頭來往熙攘的人流,足夠容納你的獵奇與新鮮感。

      每個地方都有當地的特色風景、風俗與美食,我們可以在旅行中可以欣賞到不同于電子屏幕中的風景,切身體會當地的民俗文化,吃到正宗的特色美食,而這也是吸引我不斷走出去的一大原因。

      “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這同樣也說出了我的心聲。當你看過玉龍雪山聳立在雲霧之中的威嚴,便覺得小山小峰就不足以稱道了;當你去過紐約的商業中心,就不會再被百貨大樓的折扣商品所吸引;當你走到外面的世界,你就會知道自己的渺小。

      人都是欲望的生物,而欲望是不斷增長難以被填滿的。旅行,是可以讓你的欲望隨之增長卻不膨脹的。如果我們了解自己的欲望並控制好它,那麽欲望就是推動hg體育們不斷前行的力量。

      旅行的意義,大抵如此吧。

      2001